红楼梦里脏话最多的一个人这些字眼一般人说不出口!

发布时间:2018-05-28 10:56:19

红楼梦里脏话最多的一个人这些字眼一般人说不出口!

  红楼梦在很多读者的心中,应该是非常高雅的,因为它描写的是贵族生活的日常,无论里面提到的大家族的规矩礼节,还是大观园里众人起诗社,作诗联句,都是非常文雅的,不像金瓶梅,写的是暴发户西门庆家的那些鸡零狗碎,更粗俗。

  但如果我们剥开红楼梦的外壳,其实它的内在也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雅,甚至很肮脏,这一点柳湘莲就曾跟宝玉评价过宁国府,说“你们东府里,除了门口的两个石狮子,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这些肮脏都是哪里来的呢?自然都是人做出来的。

  不独宁国府,其实荣国府也没干净到哪去,别的不说,就说赵姨娘,她的品行可以说是贾府里等而下之的愚蠢之妾了,不仅说话上不得台面,行事不让人敬重,甚至经常爆粗口,脏话连篇,算的是贾府中脏话最多的一个人,她的那些脏话,不仅恶毒,且下作,不堪入耳,一般人是断然说不出口的。

  元春省亲之后,一次贾环跟莺儿玩牌耍赖,被宝玉看到后把贾环训了一顿,赵姨娘知道后,没有教育自己的儿子,而是劈头盖脸一顿恶骂,把个儿子硬生生地给教坏了。我们且看原文:

  赵姨娘见他这般,因问:“又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一问不答,再问时,贾环便说:“同宝姐姐顽的,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玉哥哥撵我来了。”赵姨娘啐道:“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顽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

  赵姨娘本身是贾政的妾,以前应该是贾府家生子,是奴婢,身份低贱,因生了探春和贾环,才升格为姨娘,按理说,一个生了子女的妾,应该懂得自尊自重,应该懂得如何经营自己的名声,但赵姨娘很愚蠢,她不仅不顾自己的名声和体面,连儿子的名声也不顾,大骂贾环是“下流没脸的东西”。

  看似这恶毒的话是骂自己的儿子,其实无异于就是骂她自己,所以王熙凤隔着窗子骂赵姨娘“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偏心。”赵姨娘出身本来就比人矮了一大截,不想着为子女积德,反而破罐子破摔,张嘴就骂,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名声,这种愚蠢的行为自然是人人嫌恶。

  宝玉挨打一回,贾环向贾政告宝玉的状,虽然赵姨娘没出面,但我们知道,贾环对贾政说的一番话,正是赵姨娘教了贾环,让他说给自己父亲听的。我们且看贾环怎么说:

  贾环便悄悄说道:“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赵姨娘素日深恨宝玉、凤姐等人,三番五次要谋害,这次正好找到机会,就利用金钏儿之死大做文章,硬把金钏儿跳井说成是宝玉“强奸不遂”,赵姨娘不仅心肠歹毒,要置宝玉于死地,而且她还把这么不堪入耳的话说给自己的儿子——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听,然后让儿子去告状,可以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了。

  在赵姨娘的字典里,应该是为了争风吃醋,为了达到目的,是不惜用任何手段的,包括恶毒的语言,不堪入耳的脏话,甚至赤裸裸的污蔑和栽赃,包括不顾身份的大吵大闹,把儿子拉下水,折辱自己的女儿。

  她没有一个贵族中的妾应有的举止和涵养,她自己不把自己当个人,别人就越发看她不起了。

  最能反应赵姨娘这个人愚蠢且口出秽言的情节发生在蔷薇硝茉莉粉一回,贾环问宝玉要蔷薇硝,芳官捉弄贾环,给了他一包茉莉粉,贾环知道后没想着去闹事,结果赵姨娘觉得自己被人瞧不起,被欺负了,让自己的儿子去闹,但贾环不愿去,母子间有一段对话:

  (赵姨娘)又指贾环道:“呸!你这下流没刚性的,也只好受这些毛崽子的气!平白我说你一句儿,或无心中错拿了一件东西给你,你倒会扭头暴筋瞪着眼蹾摔娘。这会子被那起屄崽子耍弄也罢了。你明儿还想这些家里人怕你呢。你没有屄本事,我也替你羞。”贾环听了,不免又愧又急,又不敢去,只摔手说道:“……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伏你。”只这一句话,便戳了他娘的肺,便喊说:“我肠子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这屋里越发有的说了。”

  我们看,贾环这个亲生儿子,在亲妈赵姨娘的眼中,一直就是个“下流东西”,这样恶毒的语言被赵姨娘一次又一次地施加到贾环身上,贾环成为坏小子,成为小冻猫子也就可以理解了。

  除了贾环,赵姨娘对捉弄贾环的这些丫鬟,更是直接用人体的各部分器官招呼,真的是“直言不讳”“口无遮拦”,怎么难听怎么骂。翻遍红楼梦,恶毒如王熙凤,也没有像赵姨娘这般没遮没拦,全无下限,这些话换成红楼梦里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无法启齿,根本开不了口,而在赵姨娘似乎成了家常便饭,骂得很溜。

  她不仅骂了丫头们,连自己的女儿探春都不放过,说什么“我肠子里爬出来的”,如果探春听到生母讲出这样没廉耻,不顾身份的话来,该如何回应?怕又会气的发狠,哭的泪流满面,有这样愚蠢恶毒不顾体面的母亲,换成谁,都不好受吧?

  赵姨娘骂人的脏话可以说是一套一套的,张口就来,好像长在了她嘴里一样,你看她对着夏婆子骂芳官等人:“你瞧瞧,这屋里连三日两日进来的唱戏的小粉头们,都三般两样掂人分两放小菜碟儿了。若是别一个,我还不恼,若叫这些小娼妇捉弄了,还成个什么!”

  芳官等人在赵姨娘眼中是“小粉头”“小娼妇”我也真是佩服她的词汇组合了,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亏她怎么想的出来。虽然这些词语我们古典小说中常见,但当这些污言秽语出自一个诗礼簪缨之族的姨娘之口时,还是让人瞠目结舌,这毕竟是红楼梦里的贾府,不是金瓶梅里的西门大官人府上,更不是青楼乐户。

  这还没完,赵姨娘找到芳官后,更是指着鼻子骂开了,什么难听用什么招呼,真的无所不用其极,各种令人想不到的污浊词汇,我们且看原文:

  赵姨娘也不答话,走上来便将粉照着芳官脸上撒来,指着芳官骂道:“小淫妇!你是我银子钱买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的,你都会看人下菜碟儿。……”

  我们知道,红楼梦里骂女人最多的一个词是“小蹄子”,但赵姨娘觉得还不够狠,太隐晦了,所以干脆直接骂“小淫妇”“小娼妇”“小粉头”,各种器官招呼,骂自己儿子是“下流没脸”的东西,说自己女儿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赵姨娘的这种种恶毒之语,无不令人作呕,这样一个不自重的母亲,也就难怪亲女要跟她划清界限了。

  可以说,红楼梦里几乎最难听的话,最不堪入耳的词,都被曹公分配给了赵姨娘,由她承包了红楼梦里最污浊的字眼,单从赵姨娘的语言系统中,就能看出她的愚蠢,不自重,恶毒,无知这些特质,她也正是凭着这些尚不得台面的作为,越发往下流走,成了贾府里最没时运最不受待见的女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